6up中文官方网站 > 6up体育 > 【云端体育】运动队“云直播”创新体育新玩法

【云端体育】运动队“云直播”创新体育新玩法

[导读]:疫情期间赛事停摆,对体育迷来说异常难熬,国内各运动队封闭训练,日子也变得枯燥单调。因此,不少传统竞技体育项目各出奇招,利用云端打开一扇面对球迷的窗户,直播训练、线...

  疫情期间赛事停摆,对体育迷来说异常难熬,国内各运动队封闭训练,日子也变得枯燥单调。因此,不少传统竞技体育项目各出奇招,利用云端打开一扇面对球迷的窗户,直播训练、线上比赛,甚至将更多赛事外延的元素注入到线上直播中。

  国内不少冠军球队日常拥有忠实的粉丝群,过去他们大多只能通过大赛了解自己喜欢的运动队。疫情期间,这些队伍打开队内训练、比赛的直播窗口,让粉丝了解到了他们的另一面。这对粉丝来说是意外之喜,运动队也能通过直播收获一拨人气。

  比如天津女排日前直播了一场队内训练课,只有一个类似监控摄像头的固定机位,没有解说,没有对抗赛,甚至缺少了正在国家队集训的明星球员李盈莹、朱婷、姚迪、王媛媛等,却意外吸引了7万球迷在线观看。球迷“渴球”程度可见一斑。

  天津女排作为多年联赛冠军,本就拥有庞大的粉丝群,这场训练直播多少缓解了球迷三个月来无球可看的煎熬。

  另外,天津女排作为第一支进行网络直播的女排球队,不但给俱乐部做了正面宣传,主教练王宝泉也直言,直播让训练有了实战的状态,直播课的训练密度比平日更大,球员间配合的默契也更好,这得益于直播给球员带来了紧张感和兴奋度。

  疫情期间,进行线上直播的不止女排一家。其实早在2月底,中国跳水“梦之队”就成为第一支尝鲜“云直播、云比赛、云采访”的队伍。

  从领队周继红的角度看,云直播更多是为队伍服务,毕竟结束冬训后,队伍原本有参加各站大奖赛和系列赛的任务,如今面对无赛可比的状况,便想办法制造出一个队内比赛,也是对冬训的检验和测试,令运动员接下来的训练能有的放矢。

  有趣的是,这场直播的团队是训练局、科研所和游泳队的工作人员,他们发挥特长边学边干。由于媒体无法到现场采访,周继红还要“客串”记者,通过电话、微信回答相关问题,完成“云采访”。其后,短道速滑队也效仿搞了一场队内模拟世锦赛,同样采用“云直播”的方式,连续三天的比赛也吸引了大批“云观众”。

  “王者之师”中国羽毛球队5月也加入到了网络直播的队伍中,与集训所在地四川的省队打了一场交流赛,比赛形式还搞搞新意思,除了国家队让分外,还在女单和女双比赛中玩起了“性别大战”。

  结果这场交流赛仅在中国羽毛球队的微博平台就吸引了超过55万人在线观看。这股直播的风潮还刮到了中超联赛,上海申花队内的一场“蓝白争霸赛”,光五星体育的新媒体直播也有10万人在线观看。

  不过此类赛事直播往往需要依赖项目或者运动队的人气基础,天津女排直播训练课的后几天,天津男排也进行了同样的直播,观看人数则不足千人,反映了男女排之间的人气差距。

  比如国家射击队3月份搞了一场“云比赛”,与北京、山东、河南和陕西等四支地方队进行视频对抗赛。

  射击队虽然没有庞大的粉丝群,但在直播过程中加入了更多的科技元素,观众可以通过屏幕直观看到运动员的心率变化,体会运动员或紧张或淡定的情绪。这样的直播颇有新鲜感,一下子拉近了观众和这支“神秘之师”的距离。

  一些原本就拥有巨大人气的项目也在直播过程中尝试加入更多趣味性、互动性的因素。比如北京首钢篮球俱乐部4月尝试在网络上直播了一堂“才艺表演”课,队员在一起互相逗乐做游戏,吸引了3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不少球迷看后留言,没想到会看到与赛场上完全不一样的、活泼的林书豪。

  本身就拥有众多粉丝的乒乓球奥运冠军张继科前段时间也试水了一把网络赛事直播,他与退役国手侯英超进行了一场线上对抗赛,直播过程利用了多视角转播及AR(增强现实)技术,同时还增加了和球迷互动的环节。

  两名球员在比赛间隙可以回答球迷提出的问题,两人在比赛中喝水暂停的机会还与观众刷热度挂钩,观众可以通过刷热度,让支持的球员拥有喝水以及暂停的权力。这样的方式一定程度上让观众参与到比赛中,更是一次创新性的尝试。

  疫情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赛事网络直播的数量和内容的多样性,也让过去习惯闭门造车的运动队找到了一条贴近粉丝、观众的捷径。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观众需求不断细化和多样化,单纯的体育赛事直播将来或已不能满足观众和球迷,赛事直播将向更宽广的内涵和外延拓展,很多看似与赛事本身无关的内容可能比赛事本身还能引起观众的兴趣。这也为疫情结束后,体育赛事、运动队的直播提供了一条全新的思路。

  疫情期间赛事停摆,对体育迷来说异常难熬,国内各运动队封闭训练,日子也变得枯燥单调。因此,不少传统竞技体育项目各出奇招,利用云端打开一扇面对球迷的窗户,直播训练、线上比赛,甚至将更多赛事外延的元素注入到线上直播中。

  国内不少冠军球队日常拥有忠实的粉丝群,过去他们大多只能通过大赛了解自己喜欢的运动队。疫情期间,这些队伍打开队内训练、比赛的直播窗口,让粉丝了解到了他们的另一面。这对粉丝来说是意外之喜,运动队也能通过直播收获一拨人气。

  比如天津女排日前直播了一场队内训练课,只有一个类似监控摄像头的固定机位,没有解说,没有对抗赛,甚至缺少了正在国家队集训的明星球员李盈莹、朱婷、姚迪、王媛媛等,却意外吸引了7万球迷在线观看。球迷“渴球”程度可见一斑。

  天津女排作为多年联赛冠军,本就拥有庞大的粉丝群,这场训练直播多少缓解了球迷三个月来无球可看的煎熬。

  另外,天津女排作为第一支进行网络直播的女排球队,不但给俱乐部做了正面宣传,主教练王宝泉也直言,直播让训练有了实战的状态,直播课的训练密度比平日更大,球员间配合的默契也更好,这得益于直播给球员带来了紧张感和兴奋度。

  疫情期间,进行线上直播的不止女排一家。其实早在2月底,中国跳水“梦之队”就成为第一支尝鲜“云直播、云比赛、云采访”的队伍。

  从领队周继红的角度看,云直播更多是为队伍服务,毕竟结束冬训后,队伍原本有参加各站大奖赛和系列赛的任务,如今面对无赛可比的状况,便想办法制造出一个队内比赛,也是对冬训的检验和测试,令运动员接下来的训练能有的放矢。

  有趣的是,这场直播的团队是训练局、科研所和游泳队的工作人员,他们发挥特长边学边干。由于媒体无法到现场采访,周继红还要“客串”记者,通过电话、微信回答相关问题,完成“云采访”。其后,短道速滑队也效仿搞了一场队内模拟世锦赛,同样采用“云直播”的方式,连续三天的比赛也吸引了大批“云观众”。

  “王者之师”中国羽毛球队5月也加入到了网络直播的队伍中,与集训所在地四川的省队打了一场交流赛,比赛形式还搞搞新意思,除了国家队让分外,还在女单和女双比赛中玩起了“性别大战”。

  结果这场交流赛仅在中国羽毛球队的微博平台就吸引了超过55万人在线观看。这股直播的风潮还刮到了中超联赛,上海申花队内的一场“蓝白争霸赛”,光五星体育的新媒体直播也有10万人在线观看。

  不过此类赛事直播往往需要依赖项目或者运动队的人气基础,天津女排直播训练课的后几天,天津男排也进行了同样的直播,观看人数则不足千人,反映了男女排之间的人气差距。

  比如国家射击队3月份搞了一场“云比赛”,与北京、山东、河南和陕西等四支地方队进行视频对抗赛。

  射击队虽然没有庞大的粉丝群,但在直播过程中加入了更多的科技元素,观众可以通过屏幕直观看到运动员的心率变化,体会运动员或紧张或淡定的情绪。这样的直播颇有新鲜感,一下子拉近了观众和这支“神秘之师”的距离。

  一些原本就拥有巨大人气的项目也在直播过程中尝试加入更多趣味性、互动性的因素。比如北京首钢篮球俱乐部4月尝试在网络上直播了一堂“才艺表演”课,队员在一起互相逗乐做游戏,吸引了3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不少球迷看后留言,没想到会看到与赛场上完全不一样的、活泼的林书豪。

  本身就拥有众多粉丝的乒乓球奥运冠军张继科前段时间也试水了一把网络赛事直播,他与退役国手侯英超进行了一场线上对抗赛,直播过程利用了多视角转播及AR(增强现实)技术,同时还增加了和球迷互动的环节。

  两名球员在比赛间隙可以回答球迷提出的问题,两人在比赛中喝水暂停的机会还与观众刷热度挂钩,观众可以通过刷热度,让支持的球员拥有喝水以及暂停的权力。这样的方式一定程度上让观众参与到比赛中,更是一次创新性的尝试。

  疫情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赛事网络直播的数量和内容的多样性,也让过去习惯闭门造车的运动队找到了一条贴近粉丝、观众的捷径。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观众需求不断细化和多样化,单纯的体育赛事直播将来或已不能满足观众和球迷,赛事直播将向更宽广的内涵和外延拓展,很多看似与赛事本身无关的内容可能比赛事本身还能引起观众的兴趣。这也为疫情结束后,体育赛事、运动队的直播提供了一条全新的思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6UP中文网-PokerStars扑克之星-PokerStars官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528/2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